赵佳囡 QQ:1161293896 电话:22806713; 陈灿华 QQ:626476086 电话:22806713; 投稿邮箱:xsjyzxw@163.com 萧山网主站

那一次,我真后悔

2019年10月10日 16:8

  我看见窗棂上停栖的小鸟在不停地鸣叫。清风吹来,吹散了那一片灰沉,清晨的阳光斜照在窗台上,让窗台熠熠生辉。

  夏季的阳光最为毒辣,炙热的阳光烤得人心生躁意。我趴在桌子上,看着头顶转动的小风扇无奈地叹口气。“就是你偷的钱!”旁边忽然传来争执,我闻声瞧去,却见一个女生将一张红钞悄悄塞进旁边人的抽屉,还破口大骂:“不是我!有本事你们搜呀!”我站起身,想去揭穿她,可迈出一步后却又止了步子。现在已经够乱了,我还去添一脚干什么?

  我攥起了拳头,交杂着蝉声的争吵声让我烦躁不已。“吵什么呢!”老师走了进来。我松开了拳头,坐回座位。老师会解决的,我就不去添乱了。我这样想着,心却跳得飞快。“老师!她偷了我的钱!”那个带钱的女生愤愤然。我看向那个被指控的女生,不是她!我睁大了眼睛,很想站起来说一句:不是她!那个女生的脸一下子白了,眼眶红红的,有些惊愕:“不是我……”她说得很轻,语气却很坚定。

  “我的钱就是在你抽屉里发现的!”那个女生气得发抖。“真的不是我。”她有些焦急。我心虚极了,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能站起来为这个女孩证明清白。我看着她的同桌——那个真正偷钱的人,她的脸色也有点发白。“你们出来跟我说。”老师把她们叫了出去,我心里却跟七上八下的吊桶似的,心虚又不安。后来,那个女孩哭得悲惨。我知道,她这次要是得不到清白,以后丢了东西,都会往她身上赖。

  我浑浑噩噩过了一天。妈妈牵住我的手时我才回神,感受着手心的温暖,终于哭了出来。妈妈吓了一跳,慌忙问我怎么了。我哽咽着告诉她我没有为那个女孩子去证明清白。妈妈闻言抱住了我,拍着我的背,轻轻地说:“没关系,你还有机会,妈妈知道,你是有道义感的!不给她一个清白,你心里也不痛快吧?但是,你要知道啊——”

  “迟来的正义和没有道义,两者的差别是无几的。”

  妈妈的声音很温柔,像一汪甘泉,甜甜的,凉凉的,抚慰我心中的烦躁不安。我开始后悔,我为什么没能在那时站出来,告诉老师她是无辜的。妈妈慢慢地松开我,阳光并不那么毒了,细碎地打在树上,投下几片温柔的阴影。我到现在也忘不了,那个下午她站在树下,嘴角吟着笑,阳光揉了她温柔的眉眼。

  那年后悔的酸涩犹在,却伴着几丝甜味,因为那个下午有妈妈的温柔缱绻。

作者:进化镇中702班 汪慧怡 指导老师 叶春潮  
编辑:陈灿华

相关新闻

萧山网版权声明

    根据萧山网与萧山日报社和萧山广电局的合作协议,萧山网拥有萧山日报、萧山电视台、萧山人民广播电台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的网上独家发布权,版权均属萧山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萧山网"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教育新闻

教育公告

校园风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