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佳囡 QQ:1161293896 电话:22806713; 陈灿华 QQ:626476086 电话:22806713; 投稿邮箱:xsjyzxw@163.com 萧山网主站

又是一年槐花开时

2018年1月4日 13:41

  风,轻轻吹到了我的脸上把思念和忧愁带给了我。远方的朋友你可否收到我对你那份单纯的思念?远方的朋友你可否收到我对你思念的忧愁?又是一年槐花开时,而你又身在何方呢?

  春天,伴着柔和的初阳,细细的雨丝,还有满树的槐花,悄悄地降临。你穿着一身素白的连衣裙,宛如童话里的公主,微笑着向我走来。那时我就想:春天的飞燕,大概是春天的天使吧!友情,如槐花,初绽。嫩嫩的花瓣托起一颗颗露珠,轻轻滑落。也许是初识的羞涩吧,我们的话并不多,时间渐渐,满树的槐花见证了我们的情意。

  那时,我们总是“黏”在一起,就连上厕所都要一起去,感情好的不得了。天真幼稚的我总认为你会对我不离不弃。是的,也曾在老槐树下许下过“陪我从校服到婚纱”的诺言,可到头来才发现,“诺言”二字是有“口”无“心”的。

  那天,你一直没有理我。我恼怒地认为你不和我玩了,便也没有理你。直到傍晚放学,你拉住了我。我便与你赌气,挣脱。你又追上拉住我,我又挣脱。你却毫不烦躁的第三次拉住了我。没有再挣脱,手牵手走到了一起。“明天去老槐树吧!”点点头,表示同意。

  一路上没说话,来到了老槐树。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你却“哇”的一声哭着向我扑来,一下子紧紧抱住了我。我抱紧你,轻轻拍打着你的背:“怎么了?哭什么?”你推开我,擦了擦泪说:“没什么,我们一起看夕阳吧!”便并排坐在老槐树下,嗅着槐花的清香,看着西边天空的夕阳??????

  你说了好多以前的事情,我默默听着,有些茫然。你依在我的肩上,从地上捡起的早已败落的槐花喃喃道:“你说我们的友情是不是也像这槐花,有开也有败呢?”“我们永远在一起,永远都是朋友!”我毫不思索,脱口而出。你摇摇头,笑了。笑地那样无奈,那样勉强??????

  第二天早晨刚起床,妈妈就对我说:“妍转学了,去了别的地方。这是她领走前给你的。”说完递给我一个信封。急忙拆开,里面只有一张字条和几朵槐花。字条只有两句话:我们的友情是一朵槐花,有开就有落。别伤心,我走了!

  我哭了,哭的死去活来。

  如今,已经几年过去了,而我对你最后的记忆却永远的留在了的老槐树下。我多想写信给你,可是我不敢,我怕你已经将我遗忘,但我还是鼓气勇气写了一封:

  又是一个春天那棵槐树,依然不变。又是一个傍晚那片夕阳,依旧一样。远方的你,是否与我一样躺在草地上。远方的你,是否与我一样,仰望着槐树,沐浴着同样的夕阳。妍,我好想,好想你。我好想,好想只此奢望一次你淡然的目光,我好想好想只此奢望一次你倾城的一笑。

  诺望满树槐花,“妍,你说我们的友谊就像槐花有开有败,但你少说了一点,那就是在远方的某一年春天它定会为我们再次绽放。”风,轻轻地走了,把我那份单纯的思念带给你在远方的,妍你可否收到?

作者:萧山区进化镇初级中学804朱浙灵 指导老师 俞东平  
编辑:赵佳囡

相关新闻

萧山网版权声明

    根据萧山网与萧山日报社和萧山广电局的合作协议,萧山网拥有萧山日报、萧山电视台、萧山人民广播电台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的网上独家发布权,版权均属萧山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萧山网"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教育新闻

教育公告

校园风光